分享到微信
?
金融 作者:孫立林 2018-01-12 10:05
[億歐導讀]

數據:采集+生產、存儲+計算、分發+交換、分析+處理……

本文來自: 孫立林

1月10日,億歐“區塊鏈金融落地應用GIIS 2018年開年高端論壇”在北京開幕。論壇從數字資產化、供應鏈金融、監管科技等多大場景共探區塊鏈落地應用,深入探討區塊鏈技術的未來影響和價值空間,分享區塊鏈+產業落地的應用實踐。

論壇現場,矩陣元創始人CEO孫立林、中潤普達聯合創始人總裁杜小軍,金丘科技創始人左鵬,解放軍信息工程大學斯雪明,哥倫比亞大學訪問研究員韓鋒,太一云科技副總裁、戰略研究院執行院長甘國華,宜信翼啟云服區塊鏈實驗室負責人張一杰等22位嘉賓進行了發言。

矩陣元創始人&CEO孫立林做了《數據資產化與數據交換貨幣化》主題演講,其核心觀點有:

1、我們提的觀點叫——場景業務化、業務數據化、數據資產化和數據交換貨幣化。很多領域會說數據是貨幣,這是錯的,數據最多是一個資產,只有交換行為產生的度量衡才可以貨幣化,這是兩個基本概念。

2、無論是中國銀聯,還是SWIFT等本質上都是一個報文轉發的提供方,區塊鏈是在這個層面來做工作,并不能直接為金融機構帶來價值,它是為金融基礎設施來做服務的,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

3、VISA的力量是社區理念——“價值交換”組織模式?!癡isa真正并且永續的成功將依賴于兩件無可比擬的關鍵因素:1、與各類合作伙伴發展的合作關系的質量;2、為這個社區提供服務以及更大的利益。

4、我們面臨的3個“矛盾”是:個體隱私與中心監管的矛盾、交易隱私與登記確權的“矛盾”(隱形的共識)、數據隱私與數據歸集是核心矛盾。

5、沒有或離開了區塊鏈這一層的數據交換和分發,上層的AI其實是非常膚淺的,我也不認為它能夠在這個領域發揮多大的價值,因為沒有數據的流動性。

以下為孫立林演講速記:

(億歐做了不改變原意的精心編輯,供業內人士參考)

億歐作為主辦方,今天是我過去半年參加的活動里面人數最多的一次,或者說容積率最高的一次,看來大家最近很關心區塊鏈。

我們推崇未來的金融業轉變為以運營商的模式做全程全網、可管可控的運營模式。在這里面,運營商的流量就類似于代幣。只不過,今天的金融機構本質上是離散、孤立的,做不到運營商這個級別。我們希望通過未來區塊鏈的探索能夠實現這個理想。

今天給大家介紹的是我們對整個事情的理解,這個標題按照主辦方的要求跟資產有關,我想了一下我們提的觀點叫——場景業務化、業務數據化、數據資產化和數據交換貨幣化。很多領域會說數據是貨幣,這是錯的,數據最多是一個資產,只有交換行為產生的度量衡才可以貨幣化,這是兩個基本概念。

剛才楓玉的王運嘉總提到了SWIFT,前段時間我們剛做了一次交流,SWIFT是一個由金融業會員擁有的全球合作經營體,它是安全金融報文傳送服務提供者。這是件非常有趣的事情,也是我們特別認可的——無論是中國銀聯,還是SWIFT等本質上都是一個報文專發的提供方,區塊鏈是在這個層面來做工作,并不能直接為金融機構帶來價值,它是為金融基礎設施來做服務的,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

VISA的力量是社區理念——“價值交換”組織模式?!癡ISA真正并且永續的成功將依賴于兩件無可比擬的關鍵因素:1、與各類合作伙伴發展的合作關系的質量;2、為這個社區提供服務以及更大的利益。

這句話是60年代VISA創始人提出來的,我一直給大家推薦VISA創始人寫的一本書,大家有空可以看一下,在60年代末提出來三件事情:第一,人類要有非貨幣化的價值。第二,信用卡只是貨幣形態的一個載體,應該有未來更可行的方式,在今天就是數字貨幣。第三,公司是一種傳統的形態,未來的形態應該是分布式和自治共享。

這就是VISA的創始人這些理念60年代末就提出來,跟今天幾乎是一模一樣,包括中國銀聯也是從這個理念來的。

矩陣元孫立林:場景業務化、業務數據化、數據資產化、數據交換貨幣化

我們對數字化世界的未來有一個基本認識:,無論是公鏈、聯盟鏈還是私鏈,我們認為整個過程都是圍繞著數據的流動性,可以簡單分成四個部分:采集+生產、存儲+計算、分發+交換、分析+處理。區塊鏈在紅色分發+交換這層,實際上,下一代是整個計算架構里面專門提供路由交換和分成協議。

尊敬的白碩老師有一個觀點,未來整個交易應該徹底分成,打包在這個里面對很多人是不方便的,有沒有可能把存證、受理等——這些基本安全的動作全部拆成一個標準的協議讓大家可以調用,這是未來整個價值鏈協議的基本內容。

沒有或離開了區塊鏈這一層的數據交換和分發,上層的AI其實是非常膚淺的,我也不認為它能夠在這個領域發揮多大的價值,因為沒有數據。

矩陣元孫立林:場景業務化、業務數據化、數據資產化、數據交換貨幣化

矩陣元孫立林:場景業務化、業務數據化、數據資產化、數據交換貨幣化

我們提的基本概念——分布式可信數據交換與協同計算。一個是數據的所有權被交割叫數據交換,一個是數據的所有權沒有被交割叫協同計算,我們都叫做下一代計算架構。區塊鏈只是其中一種架構而已,不能做全部的事情。

傳統對區塊鏈的理解是三件事情:隱私保護、共識機制、鏈式存儲。我們認為最重要的是共識機制。我們在今年一季度馬上就要打響內部叫百團大戰的戰役,100個真正的物理節點上面來跑,所有的共識和復雜的合約。當然,是基于配置隨機甚至很普通的硬件及網絡環境來實施。

這件事情是有挑戰性的,從全球來看還不能真正做到,我們試圖在今年的一二季度徹底解決這個問題,如果這仗打贏了,我們會打世界大戰,在全球部署節點往更多的節點來做。

但是傳統的聯盟鏈用的PBFT共識,從數據上已經不足以支撐100個節點,必須更換成新的共識機制。POS及其演變的其他共識機制,目前來看都還在研究探索階段,達不到這個要求。

實踐當中大家關心的普遍問題包括——性能、跨鏈、集成。實際上性能根本不是一個問題,過高的性能沒有意義,性能是需要不同的體系來度量的,業務決定技術。這里面,最重要的是集成,真正的難度在于如何把這個新技術平滑的植入到現有架構和系統平臺當中。

所以,我其實很羨慕這些能夠做公鏈的同行,他可以按照自己的理想構造一個新世界,不用考慮傳統的市場,或者是傳統的合規性是怎么處理,這件事情的難度真的很大。

再介紹下算法。我們自己注冊的一個品牌叫“算法世界”,我們認為流動性的基本度量衡才是代幣產生的根本性基礎,就是代幣是在度量流動性。

關鍵安全問題是我們提出的一個基本觀點,引用自美國的一篇論文:貨幣是記憶,在數字貨幣時代才可以完備的記錄地址、余額和流水,第一代比特幣不能夠足夠做到,所以我們一直在提一個理念叫“超級清算方”。

我們遇到的第一個矛盾是——個體隱私和中心監管的矛盾。一旦遭到中心監管,個體的隱私是沒有的。自由主義者和保守主義者會做兩種選擇,自由主義者說不需要做任何監管,在傳統制度下面無法得到滿足。

第二個矛盾是——交易隱私與登記確權的矛盾。一旦把所有的交易流水登記到賬本上,意味著你的隱私全部暴露,大家都說區塊鏈是一個大賬本,其實把金融體系的賬本概念復制到全域所有的數據流通性上,數據的權屬和整個流水全部要做密文交易,這里我們用到的算法就是加法同態、可證明安全性、零知識證明,我們的實踐來說單純零知識證明是無法解決所有的問題,必須配合加法同態才能解決它,才能實現整個密文交易。

第三個是核心矛盾,也是我們這間公司格外重視的區別于區塊鏈重要的一個計算架構,叫做安全多方計算MPC。

我相信在座的各位都會格外重視自己的數據主權,怎么辦?

我們提的方法叫安全多方計算,數據在本地保存,無須先歸集就可以做分析。在這里分布式的密鑰監管是可以分拆掉各方一起來算的結果,今年推出一個全新的計算平臺JUGO,這個計算平臺可以在這個平臺上解決超過三方多方大家一起算一個結果的問題,這個結果可以被調用和分享。

這是我們為國家級金融基礎設施提出的一個運營級解決方案,一定要到運營商這個層面看問題,不到運營商這個角度看問題,就沒有真正的流動性,也不可能被真正的應用起來。

這是我們的整個性能情況,目前我們跟全球交流的情況,我們在算法的性能方面目前領先全球半年到一年,并且將可以持續保持這個優勢,在工程和通訊架構、通用框架分布式服務我們已經基本實現。

最后是開放服務平臺,下周1月16日在深圳有一個發布會,正式公布我們的區塊鏈平臺叫JUICE開放服務平臺,所以我們的MPC叫JUGO,是西班牙語命名的異構計算平臺。我們的整個平臺架構不多介紹,大家可以關注后續的相關報道。

最后一分鐘簡單介紹一下案例,這些都是跟國內的金融機構的實際案例,其中都沒有代幣,完全為現有業務提供下一代計算架構基礎之上的服務。業內經常提到的存證服務也是一樣,我們的理解一定要將存證沉淀為類似于運營商體系當中短消息服務這樣的基礎網關,才有可能真正被用起來。供應鏈、聯合征信,這些領域都已經進入到安全多方計算的范疇,所有參與方在可控匿名、數據不被復制的前提下實現“數據分享”,可以協同計算黑名單、白名單、合格投資人等。

這些都將是未來計算架構為數據的流動真正解決的問題。就分享到這里,謝謝大家!

推薦閱讀:「金融科技50+」矩陣元孫立林:數據執行方的誕生

本文經授權發布,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內容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億歐立場。如需轉載請聯系原作者。

行業觀察金融VISASWIFT算法世界JU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