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
金融 作者:投中網 2020-09-02 16:38
[億歐導讀]

螞蟻成長為"巨象",背后不可缺的是其已經出手197次的戰投布局。

螞蟻金服

本文來自: 投中網 作者: 費雪 題圖來自“收費圖庫”

螞蟻成長為"巨象",背后不可缺的是其已經出手197次的戰投布局。 

從一個支付工具到萬億金融帝國,螞蟻集團是如何長成巨象的?

如果說在過去的16年,螞蟻集團通過一系列技術、牌照搭起了帝國的骨架,那么從骨架到金融巨象螞蟻還需要場景來構筑一個龐大的生態。118萬億的交易流水,比中國國民GDP的總額還要高出很多,螞蟻成為巨象行走,還需要海量場景加持。

打造這一切,螞蟻沒有親自動手,而是通過戰投織就了一張龐大的場景地圖。通過螞蟻金服過往197次的投資出手,螞蟻集團網羅了更多的場景,鞏固了支付地位。

天眼查顯示,截至今年8月31日,螞蟻集團共發生了197次投資,覆蓋了出行、餐飲、教育、保險、小貸、理財、電子商務、企業服務、媒體、人工智能、房產家居、在線票務等23個領域。螞蟻集團這197次對外投資累計耗資近3000億人民幣,全球投資布局橫跨英、美、印度、新加坡等12國。

螞蟻集團投資部總監黃海曾總結,螞蟻的戰略投資團隊更多是把自己定義為“用投資的方法幫助公司做業務”。

黃海指出,螞蟻的主航道是金融支付能力、金融場景能力、基礎技術能力和全球化能力,圍繞四個主航道進行日常戰略投資。

具體說來,第一是金融業務本身,完善在各個領域的金融服務;第二是金融場景,吃喝玩樂各個方面;第三是技術能力“BASIC”:區塊鏈、人工智能、安全、IoT、云計算;第四是全球化,將螞蟻集團的經驗帶出海。

透過這197次投資,我們試圖了解螞蟻如何成為“巨象”,又將走向何方。

1、金融版圖:投資拓展邊界

螞蟻集團的戰略投資部創立于2011年,那時螞蟻金服還未成立,仍以支付寶為主在阿里體系內運營。

2014年10月螞蟻金服正式成立,在此時期,螞蟻金服的戰投思路非常明確,即圍繞金融主航道,通過投資來進入需要牌照的行業和金融周邊行業。

在金融領域,螞蟻的投資版圖最廣、投資次數最多,涵蓋了支付、風控、互金、保險、理財、保險代理等多個細分領域,投中網不完全統計如下:

保險類:萬通保險、國泰產險、信美相互

小貸類:重慶螞蟻小微小額貸款、重慶螞蟻商城小額貸款、中和農信

支付類:支付寶、中交金卡

金融資產交易所:網金社、天金所

基金類:螞蟻(杭州)基金銷售、天弘基金、德邦基金

商業保理類:商融(上海)商業保理、商誠(上海)商業保理

信用管理類:杭州靈芝信用、芝麻信用

(截至8月31日,螞蟻集團金融投資版圖,金額不完全為螞蟻獨投,來源:天眼查)

早在2013年10月,螞蟻金服就以11.8億元認購天弘基金管理有限公司2.623億元的注冊資本,持51%股份,成為天弘基金最大控股股東。

天弘基金的余額寶為支付寶盤活資金起到了關鍵作用,日后也成為螞蟻理財業務板塊的核心支柱。

2014年,螞蟻確立了以科技服務金融的定位,這是業務發展的關鍵,于是在該領域做出了一系列投資:包括金融信息化服務商潤和軟件和恒生電子等。

恒生電子是中國最大的面向金融行業的IT解決方案提供商,目前螞蟻集團已經成為恒生電子第一大股東。

此外的大手筆投資還包括:8億入股臺資保險公司國泰產險、7億美元入股貨幣兌換支付商“WorldFirst”等,頗引人注目的還包括在海外的支付工具投資。

經過一系列密集投資后,目前螞蟻集團旗下自有和作為股東的業務包括:支付寶、余額寶、網商銀行、螞蟻花唄、芝麻信用、螞蟻借唄、螞蟻財富、招財寶、網商貸、螞蟻達客、螞蟻金融云等板塊,分別涉及支付、基金、理財、保險、銀行、消費金融、小額貸款、現金貸、征信、股權眾籌等金融基礎設施領域。

2、全球化:投資成為最好的手段

在2016年10月,螞蟻金服集團總裁井賢棟正式接替彭蕾出任CEO一職,并宣布了未來螞蟻金服發展的三個方向。第一個方向就是國際化——未來10年服務全球20億人。

螞蟻出海的背景是:在支付寶在國內已十分普及的情況下,同時遭遇微信支付的激烈競爭,可能面臨增長天花板的情況下,加速海外擴張不失為明智之舉。

后來,螞蟻陸續在全球范圍內投資了9個本地版“支付寶錢包”,例如印度的Paytm、泰國的AscendMoney、菲律賓的Mynt、韓國的Kaokao Pay等,形成以支付寶為主的全球收付網絡。 

其中,東南亞是螞蟻的重點布局區域,涵蓋了印度、越南、緬甸、菲律賓等主要國家,而印度市場又是重中之重。

在印度,螞蟻大手筆投資了美食推薦平臺“Zomato”和移動支付平臺“Paytm”,耗資或超過20億美元。

(截至8月31日,螞蟻集團在海外投資,金額不完全為螞蟻獨投,來源:天眼查)

從人口數量和經濟發達程度來說,印度均是具有極大發展空間的國家。印度的人均GDP僅相當于中國五分之一,并且貧困人口多、銀行網點稀缺、支付場景少,是理想的藍海。

當小米華為在印度建廠賣手機時,支付寶聯合阿里也在印度開啟了大筆投資行動。

以Paytm為例,2014年10月,就在阿里巴巴赴美上市后不久,印度最大的電子錢包Paytm的母公司One97的創始人Vijay Shekhar Sharma,在其投資方賽富基金的介紹下,來到杭州與馬云和彭蕾探討合作事宜,雙方達成了初步投資意向。

隨后,螞蟻對Paytm進行了三輪投資,投資金額或超過十億美元。有消息稱,阿里系已成為Paytm的第一大股東。

阿里巴巴不僅向Paytm投入了資金,還專門派團隊到印度負責對接,試圖將中國第三方支付的成長經驗復制到印度。

在支付寶團隊的建議之下,Paytm對產品進行了改進,不僅僅是支付,還加入餐飲、團購、打車、電影票等生活服務場景。

根據螞蟻金服團隊的規劃,螞蟻金服的國際化大致可以分為三輪:

第一步,瞄準出海游玩的中國游客,讓這些人也可以使用支付寶。

第二步,主要專注于幫助非中國消費者在阿里巴巴平臺上網購。為此,馬云親自出面和東南亞國家首腦多次接觸。

第三步,通過國際市場拓展規模,即通過合作輸出支付寶的整個模式,比如與當地已持有牌照、合規流程成熟的企業合作,如螞蟻金服并購Lazada旗下在線支付公司hello pay。

重金在海外布局背后,馬云的最終目標是:在海外復制阿里巴巴和螞蟻金服。

3、場景:吃喝玩樂都不放過

從2016年開始,螞蟻集團已不滿足于單純的金融業務,做了一系列“生態型投資”,開始關注零售、醫療健康、旅游、物流運輸、文娛傳媒等領域,這些投資形成了一個龐大的生態體系,也是一個龐大的金融場景集合。

螞蟻金融明白,僅是支付工具,無法支撐用戶黏性,進入“衣食住行”的消費四大支柱,目的在于布局更多的場景帶動主營業務的增長。

其次,巨頭之間的競爭已演變為生態的競爭。在構建自身生態環境時,螞蟻金服以金融為主,通過投資、并購等方式逐漸拓展多元化的場景:餐飲、電商、旅游、文娛、健身等等,幾乎覆蓋了吃喝玩樂的方方面面。

在文化傳媒方面,螞蟻投了“財新”、“虎嗅”;在餐飲,螞蟻投了眾多訂餐平臺,包括國內的餓了么、印度的Zomato、全球餐飲集團百勝中國;在共享經濟領域,螞蟻也是深度參與,投資了包括共享圖書、雨傘等;在電商,螞蟻投了多個細分領域的電商平臺,包括男裝、包包、數碼等等。

其中,餐飲是螞蟻投資版圖中的“重頭戲”,也是一大關鍵的支付場景。

自2018年開始,螞蟻陸續四次投資印度美食推薦平臺“Zomato”,共耗資11.6億美元;在餓了么的投資中,螞蟻聯合阿里巴巴一共投資了115億美元;還對阿里旗下的本地生活平臺“口碑”大手筆投了60個億。

(截至8月31日,螞蟻集團的生活服務投資版圖,金額不完全為螞蟻獨投,來源:天眼查) 

在交通出行領域,其作為一個重要的支付場景和流量入口,螞蟻也是大筆投資。比如,數億美元投資小黃車、數十億美元領投哈羅出行;還參與了滴滴的45億美元融資。

(截至8月31日,螞蟻集團的交通出行領域投資版圖,金額不完全為螞蟻獨投,來源:天眼查)

2017年,螞蟻集團先是撮合永安行和哈啰的合并,又在年底領投了哈啰單車總計3.5億美元的D1輪融資,此后又有多輪加倉。

對于哈啰單車,螞蟻提供了信用支付、風控等方面的支持,并助其在短時間內實現全面免押,使當時不占優勢的哈羅單車后來居上。

4、科技:決定了螞蟻的未來

今年7月,螞蟻金服正式更名為螞蟻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螞蟻集團CEO胡曉明曾表示,作為一家科技公司,預計未來五年螞蟻收入的80%將來源于技術服務費。

在金融公司紛紛向科技公司轉型的背后,是監管收緊的大環境,金融公司的高利潤收入背后將是更嚴苛的監管。而科技公司不僅監管壓力小得多,估值也更高。

同時,隨著央行對金融業務的監管推進,螞蟻金服作為中介角色,提供的支付和連接服務的利潤空間將越來越小,而金融科技公司的利潤空間則更大,長期來看有利于螞蟻的利潤率。

2018年,螞蟻金服提出“BASIC”戰略,分別對應:區塊鏈(blockchain)、人工智能 (AI)、安全(security)、物聯網(IoT)和云計算(cloud computing)。

天眼查顯示,在這方面,螞蟻投資了8家人工智能公司,其中包括了曠視科技、奧比中光等知名企業;一家區塊鏈公司;以及三家大數據公司。

(截至8月31日,螞蟻集團的硬科技投資版圖,金額不完全為螞蟻獨投,來源:天眼查)

其中,對3D傳感設備商奧比中光的投資,促成了支付寶的刷臉支付。

在投資奧比中光之前,螞蟻金服一直在探索新一代支付手段,曾在實驗室研究過虹膜、聲紋等一系列識別技術,目的在于解決刷臉支付方案在國內落地。

當時,人臉識別還并不是標配,除了IphoneX之外,眾多手機廠商還處于觀望狀態。而奧比中光是第一個研發基于安卓系統人臉識別硬件并實現量產的公司。投資奧比中光之后,螞蟻將人臉識別運用到多個場景中,算是沒有錯過“刷臉”這一技術浪潮。

除了解決當下的技術需要,螞蟻通過對企業服務領域的投資,參與到云計算的進程中。

天眼查顯示,在企業服務領域,螞蟻集團入股了多達39家企業,包括了各個行業的信息化服務商,涵蓋了財務管理、信息安全、公用事業、人力資源等多個領域。

不過,對企業服務的投資中,涵蓋全面但金額較小,更多的是提前戰略布局。在已披露的投資案例中,最大的投資金額是5.1億參與入股財稅服務平臺“諾諾網”。

(截至8月31日,螞蟻集團的企業服務投資版圖,金額不完全為螞蟻獨投,來源:天眼查)

至此,通過十幾年的業務布局和對外投資,目前在螞蟻金服體系內部,實現了場景與支付、數字金融、科技服務三大業務板塊聯動:

通過場景+支付的入口,實現引流與數據沉淀;通過數字金融變現;通過科技服務將金融級的技術對外輸出,解決不同行業的痛點。最后通過國際化,在海外國家拓展與發展,構建全球網絡。

從螞蟻到巨象,從支付寶到螞蟻集團,螞蟻創造了一部中國金融科技創新的發展史。馬上,螞蟻集團即將進入資本市場,其能否支撐萬億估值,上市之后還能持續帶來哪些金融創新,靜待揭曉。

本文經授權發布,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內容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億歐立場。如需轉載請聯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