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
金融 作者:華商韜略 2020-09-04 18:22
[億歐導讀]

1988年,馬明哲在深圳蛇口創立平安保險,是深圳設立特區后首批市場化企業之一。當時《深圳市大事記》的記載非常簡單:“全國第一家由企業與專業金融機構合辦的保險公司,在我市蛇口開業?!?/p>

平安

本文來自: 華商韜略 作者: 華商韜略 題圖來自“公開圖片”

深圳經濟特區40周年,本土成長起來的平安、招行、騰訊等一批企業被評為特區“最受尊敬40家上市公司”,平安集團董事長馬明哲、華為CEO任正非等則被評為特區“最受尊敬40位企業家”,他們無疑是“深圳奇跡”的創造者。任正非這兩年倒是頗為高調,而馬明哲一向很少露面,甚至顯得有點“神秘”。

1988年,馬明哲在深圳蛇口創立平安保險,是深圳設立特區后首批市場化企業之一。當時《深圳市大事記》的記載非常簡單:“全國第一家由企業與專業金融機構合辦的保險公司,在我市蛇口開業?!?/span>

32年后的今天,平安已經是中國最大的非國有企業。今年的《財富》世界500強,平安躍居21位、全球金融集團第2位——平安發展之神速,令人咋舌。平安在13年前才剛剛夠上世界500強的起跑線,而后每年一臺階,現已是躋身全球前5%的企業?!暗驼{”的馬明哲,原來一點都不“低調”!

上個月,福布斯發布2020年中國最佳CEO榜單,馬明哲名列金融業第1位。出手就是第一,馬明哲常常被保險業內形容為“不是人,是神”,金融界則稱他是“將來時”:如果你想知道金融商業在未來將要發生什么,就去看看他在做什么。平安和馬明哲,儼然成為一個行業變革和創新的風向標。

偉大的企業家,背后往往是無數不平凡的成就。馬明哲在平安發展過程中,至少造就了“三大奇跡”:第一,平安從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地方性小型財產險公司,后來居上,發展為全球保險第一、金融前三;第二,打破“魔咒”,將平安綜合金融打造為全球“孤品”;第三,金融業率先跨界向科技互聯網全面進軍,孵化出一批獨角獸企業。

翻閱和梳理馬明哲自創辦平安以來的人生軌跡,不難發現,他在三十多年間諸多創造奇跡的“神來之筆”,甚至是多番“無中生有”,著實讓膜拜者稱頌。在深圳特區40周年之際,我們試著解析一二。

上世紀80年代末,平安在蛇口橫空出世,從一家首年營收418萬元的地方性小型財產險公司,裂變到如今收入逾1.1萬億、總資產逾8萬億。如今,平安一家集團的市值,就與整個上海灘上市金融企業的市值總和相當,包括交通銀行、太保、申銀萬國等知名上海金融公司。此為奇跡之一。

1986年,改革開放方興未艾,袁庚還是蛇口招商局掌舵人,剛過而立之年的馬明哲還是蛇口工業區一名人事經理。在蛇口工業區為外資招工的過程中,馬明哲敏銳捕捉到商業保險商機,向袁庚建言后獲準籌備平安保險。袁老先生的頭腦、魄力和慧眼世人皆知,但連他估計也沒能預計到,這家以租來的一層簡陋辦公樓、13個員工開業,只能在蛇口營業的小公司,日后會有如此驚人的發展。

上世紀90年代中期,《保險法》要求財產險、人身險分業經營,中國人民保險公司分設為中保人壽、中保財產險,也就是今天的中國人壽、中國人保。當時國壽和人??傎Y產、保費規模都數十倍于平安。1994年,脫胎于交通銀行保險部的太平洋保險,當時其網絡就已遍布全國,總資產、保費規模是當年平安的十多倍,平安彼時還名不見經傳,僅在深圳、海南有分公司。

而到2016年,一個平安的總資產,就已相當于2個國壽、3個太平洋、21個新華。近年來,平安的市值更是一路領先,躋身全球金融集團前五位,連年穩居全球保險集團榜首。中國金融業市值還在平安前面的已只有工商銀行、建設銀行這兩家國有企業。從稅收貢獻來看,據可查信息,平安一家公司一年的納稅,占全中國稅收近1%,占深圳總稅收7%左右。

平安的這種發展速度實在令人贊嘆不已,不僅在中國,在全球也是罕見的。

綜合金融,這個概念在全球金融業風靡一時,然而成功者鳳毛麟角,被業界公認為無法打破的“魔咒”。然而,這個魔咒在中國,卻被平安破解了,據說在華爾街有種看法,平安的綜合金融堪稱全球“孤品”。此為奇跡之二。

綜合金融如此不易,難在哪里?概括而言,有“四大難”:

第一難,滿足客戶需求難。綜合金融集團擁有全金融產業的牌照,按分業經營、分業監管的原則,用眾多相互獨立經營的、不同金融業務門類的法人公司,為一個客戶提供數百種產品,客戶需求和偏好又五花八門。如果服務標準、流程、效率、質量參差不齊,客戶很容易因一個產品或服務體驗差,全盤否定整個集團,所謂“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因此,綜合金融客戶的標準化服務要做到極致。

第二難,滿足監管合規難。綜合金融集團覆蓋金融門類多,需同時符合銀行、保險、投資、證券等不同監管部門的政策和要求,上市集團還要滿足海內外兩地上市公司規則。平安作為中國唯一一家全球系統重要性保險機構(G-SII),還要滿足國際各方金融監管機構的規范和要求,合規管理難度可想而知。此外,要實現“一個客戶、多個產品、一站式服務”,勢必涉及復雜的內部協同,既要滿足效率又要符合監管要求,確保合規、安全,殊為不易。

第三難,實現經營駕馭難。綜合金融集團實行多元化經營,不可避免采取矩陣式管控,對中后臺支持型業務實行集中模式,否則就和參股多個金融機構的投資管理集團無異,那不是真正的綜合金融。在這種矩陣、集中模式下,要兼顧效率、成本和風險,避免“一抓就死,一放就亂”,確保每項業務跑贏市場的同時,不脫離集團整體戰略,還能增效降本降風險,那就很見真功夫了。馬明哲為平安設計的“聯席CEO+矩陣”集體決策、協同機制,想必也是為了克服這一難點的制度安排。

第四難,做好風險管控難。金融是經營風險的行業。嚴防旗下各門類業務風險不交叉傳染,甚至拖垮整個集團,既要有協同,還要有風險防火墻,是綜合金融集團的一大課題和難點。強有力的全面風險管理體系必不可少。馬明哲曾在《人民日報》發表署名文章,題為《金融的核心是風險管控》,文章系統性介紹了平安為了嚴守金融安全底線,構建的國際最高水準風險管理體系——“251”全面風險管理體系:2是分別面向團體客戶、個人客戶的兩個綜合金融協調服務職能;5是五大不同風險類別,包括流動性風險、資產風險等,由不同職能部門實施管理;1是一個統一的經營管控平臺,風險匯總處置,統籌駕馭。

在解決好如上四大難的同時,整個平安集團內部若無高度共享、充分協同的文化,也是不可想象的。大部分金融機構不是畏難放棄就是半途而廢,美國花旗集團也是由于銀行和保險文化差異及沖突,而不得不被分拆出售。

在全球金融業中,平安是唯一一家從傳統金融成功向科技互聯網全面進軍的行業巨頭,其如“大象起舞”般的轉型蛻變,得到了全行業的普遍認可。此為奇跡之三。

過去提到中國科技互聯網,言必稱“BAT”。市場變化快,現在看,談及世界級科技創新公司,“BAT”的說法已逐步被“PATH”取代,也就是《財富》今年公布的世界500強榜單上,中國抓住第四次工業革命和互聯網革命浪潮,積極參與到世界競爭中的四家龍頭企業:平安(P)、阿里(A)、騰訊(T)、華為(H)。

對大多數國人而言,平安的科技“標簽”還很陌生、新鮮。但公開信息顯示,平安已是國內最大規模的金融科技集團,擁有全球金融業排名第一的科技專利申請數,在金融科技、醫療科技、人工智能、區塊鏈等領域的創新和應用已走在國際前列。

值得一提的是,這個出自傳統行業、講求謹慎穩健、風控至上基因的金融集團,在馬明哲“無中生有”的領導下,改變傳統行業的土壤結構和基因,開創了一系列全新的金融科技、醫療科技模式,結出一個個科技互聯網“獨角獸”的碩果。

比如,創建于2015年的“平安好醫生”,在短短5年時間里,成為全球最大的醫療健康服務線上平臺,市值超過1000億人民幣。同年創立的金融壹賬通,作為平安金融科技服務輸出的載體,已為全球600多家銀行、逾3000家金融機構提供服務,并于2019年在美國上市,最高市值超過100億美元。2011年成立的陸金所,目前是中國最大的網絡投融資平臺之一,已開始推進年內在美股上市,最近的一次估值是395億美元。

除了這些“獨角獸”,平安智慧城市的發展也相當迅猛。目前,平安智慧城市已在國內200多個城市落地,并逐步延伸到“一帶一路”沿線十多個國家和地區。疫情期間,平安智慧城市所支持的城市便民服務、智慧醫療服務等多次上了央視《新聞聯播》。

平安不僅是綜合金融的“孤品”,也已是金融業成功跨界科技行業的“孤品”,難怪其被國際上諸多金融、商業學術機構作為一個特別的典范案例研究,也難怪業內給馬明哲冠以“神”的稱號。甚至有觀點認為,現在的金融業,要看未來,就看平安;而科技業,看未來,也要看認真看看平安。

歷數“平安奇跡”,感慨馬明哲“不是人,是神”頗有道理之余,更多引起外界思考的,為什么是平安和馬明哲?是因為平安生得好嗎?

不少人士認為,平安的發展,當然得益于改革開放,擁有深圳政策紅利和蛇口基因,占盡了“天時、地利、人和”。但這肯定不是平安成功原因的全部,甚至不是主要原因。改革開放大好春風吹遍九州、潤澤華夏,但只有平安的發展異軍突起,遠遠超越了同時代其他金融機構。

平安的成功是偶然的,憑運氣的嗎?

老話說,“一次成功是偶然,兩次成功是運氣,三次成功就是實力了”。平安的成功早已不以個位數計,也許有其偶然性和運氣,但三十多年,運氣不可能總是降臨在一個人頭上,何況這是一家世界級別的集團公司。小舢板靠偶然性和運氣,看天行駛;航空母艦的遠航必須建立在科學可驗證的、有規律可循的必然性上。

那么,這個偶然中的必然是什么?馬明哲超前的眼光、謀略和領導力,他能夠帶領平安持續自我顛覆,與時俱進變革組織和運作模式。

如果平安是在大海上行駛的巨輪,馬明哲就是永遠站在船頭的瞭望者,具備極強的危機感知能力和機遇識別能力,時刻洞察著全世界的商業創新,追蹤最新潮流。馬明哲的最“神奇”之處,就是帶領平安從保守的傳統金融走到現代科技前沿,難怪他被人稱為全世界極其罕見的商界領導人!

熟悉平安的都知道,馬明哲超前眼光和戰略布局主要體現在“三多”:一是“多幾步”,就是戰略要多看幾步;二是“多團隊”,不同領域用不同人才,做不同的事情;三是“多平臺”。在實際工作中,馬明哲一直秉承著強烈的事業心、學習心、聚才心,敢于創新,愛折騰,領導平安走上了一條“沒有最遠,只有更遠”的漫漫征途。這是馬明哲的管理哲學,也驗證了他常說的“從0到1,永遠在創業”。

深圳特區40周年,我們重溫著“向前走,不回頭”、“敢為天下先”的蛇口精神,而馬明哲骨子里就有著深深的蛇口精神烙印。他把平安當作是蛇口的孩子,30多年來從未改變出發時的精神和品質。他說,蛇口精神能保存多久,平安未來就能走多遠。

這些,或許就是馬明哲“無中生有”和“平安奇跡”的初始密碼,也是平安和馬明哲受到尊敬的原因。平安作為一家混合所有制企業成功的奧義,值得持續不斷、更深層次的研究。

本文經授權發布,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內容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億歐立場。如需轉載請聯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