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毛片的免费高清视频

        1. <tr id="tntjc"></tr>
          <th id="tntjc"></th>
          <big id="tntjc"></big>

        2. <strike id="tntjc"></strike>
        3. 投稿須知
          請將投稿文章及個人信息(作者、用戶名、手機號、個人簡介等)發送到郵箱tougao@iyiou.com,一經審核會有專人和您聯系
          我知道了
          專欄申請
          請將您的專欄名稱、手機號、郵箱、個人簡介(20字以內)等信息,發送至郵箱 tougao@iyiou.com,若有已投稿的文章可附上鏈接。一經審核,我們會以郵件的形式進行回復。
          我知道了

          疫情之下的好未來和新東方,誰的業績更堅挺?

          收藏
          作者:財報看公司
          2020-04-29 16:27
          好未來和新東方下個季度業績預期呈現出兩極化,一個向上,一個向下,是否也與兩者業務在線化程度有關?疫情對教育在線化的加速毋庸置疑,也讓兩家巨頭對于在線教育擁抱方式的不同,有了更加有趣、有價值的探索視角。

          【編者按】本文將兩家公司的財報數據進行對比,看看在疫情的影響下,誰的業績更加堅挺?在擁抱在線化的趨勢上,激進與緩和誰更有效? 

          本文引自微信公眾號“財報看公司”( caibaokangongsi2018),經億歐編輯,供業內人士參考。


          新冠疫情對教育行業產生了重大影響,一方面,線下教育機構按下暫停鍵,另一方面,線上教育全面開花。而對于那些兼具線下及線上業務的大型教育公司來說,關閉線下業務的同時,能否快速轉移資源、靈活應對線上教學需求,也是一項不小的挑戰。 4月28日,好未來公布了其截至2020年2月29日的2020財年第四季度和全年未經審計財務報告,新東方則已經在4月21日公布了截至 2020年2月29日的2020 財年第三季度業績。

          我們不妨來將好未來的財報數據與新東方做一個對比,看看在疫情的影響下,誰的業績更加堅挺?在擁抱在線化的趨勢上,激進與緩和誰更有效? 

          收入能力PK:疫情對好未來影響大于新東方

          好未來財報顯示,2020財年第四季度凈營收為8.577億美元,低于市場預期的8.61億美元,去年同期為7.27億美元,同比增長18.0%。之前在第三季度財報中,好未來預計第四季度營收將達到9.591-9.809億美元,同比增32%-35%。也就是說,疫情對好未來營收產生了15%-17%的負面影響,損失約1億美元。

          而新東方方面,2020財年第三季度凈收入逾 9.23 億美元,同比增長 15.9%,疫情對第三季度的凈收入增長產生了約 8-10%的負面影響,主要原因是2月的退班率及延期上課的人數高于正常水平。

          1.png.png

          自2010年在美上市后,好未來維持了10年的高速增長,并超過新東方成為美股市值最高的中國教育公司。高速增長的狀態在2018年11月結束,營收同比增長首次低于50%,達到歷史新低35.3%,此后稍有好轉,但疫情的爆發加劇了營收放緩的過程。

          從上圖可以看到,隨著好未來的營收規模逐漸向新東方靠攏,同比增速也在趨于一致,而兩者的營收同比增速的大趨勢幾乎完全一致(同時增長和減少),說明教育產業的行業影響和周期性對兩者的影響還是非常大,共性因素很多。

          好未來的收入來自學而思培優小班、智康一對一、學而思網校,學而思培優小班又包括線下小班和學而思在線,培優小班線下業務是好未來收入的核心。

          由于新冠肺炎的爆發,培優小班的業務不得不全部調整到線上。 

          2.png.png

          2020財年,小班及其他業務營收占比為68%,與去年的76%相比有所下降,學而思網校的占比則從17%增長至24%。線下小班課和網校營收占比的一退一進,也反映了好未來對于未來業務在線化的決心。

          而新東方的營收結構更分散,用戶群體也更廣泛。2019財年,新東方的K12業務收入(包括優能中學和泡泡少兒)占比65%,同比增加7%,是其最大的營收來源;第二大是留學業務占比26%,同比減少5%;而在線教育業務(新東方在線)僅占4%,與2018財年持平。

          值得一提的是,新東方在線的業務一直與集團業務相對獨立,雖然財報上并表,但上市地點一個在香港、一個在美國。  

           盈利能力PK:好未來創最大季度虧損,新東方盈利

          從過去幾個季度的賺錢能力上看,新東方明顯更強一些,利潤全部為正。

          2020財年第四季度,歸屬于好未來的凈虧損為9010萬美元,這是好未來上市后最大季度虧損,上年同期歸屬于好未來的凈利潤為9960萬美元。加之本財年第一、二季度同樣處于虧損狀態,2020整個財年,歸屬于好未來的凈虧損為1.102 億美元,而2019財年歸屬于好未來的凈利潤為3.672億美元。

          3.png.png

          作為線下教育培訓的兩大巨頭,好未來和新東方的毛利率是差不多的,最新一季度,好未來的毛利率為52.7%,去年同期為57.9%;新東方的毛利率為56.8%,去年同期為57.6%。

          4.png.png

          在營業收入和毛利率水平差不多的情況下,兩家公司之所以一個虧損,一個盈利,主要原因是經營費用的差別導致經營利潤不同。

          2020財年第四季度,好未來經營利潤為虧損4130萬美元,去年同期為盈利1.147億美元;新東方最新一季的經營利潤約為 1.17 億美元,同比增長 22.4%。

          5.png.png

          營銷投入PK:好未來更激進

          對比好未來和新東方的營銷費用會發現,好未來營銷投入更加激進。

          最近四個季度,營銷費用占營業收入的比例達到22.1%、28.1%、22.1%、28.4%,導致好未來2020財年第一、二、四季度都出現虧損,2020財年好未來在營銷費用上的投入由2019財年的4.84億美元增長76.2%,至8.528億美元。

          而新東方的營銷費用,最近四個季度占營業收入的比例僅為12.6%、9.4%、13.7%、12.8%。

          6.png.png

          激進的營銷投入來自兩方面原因:

          其一是在線教育競爭激烈。好未來是K12領域絕對的第一,但是大量涌現的在線教育公司都在搶占市場份額,猿輔導、作業幫、掌門1對1、騰訊企鵝輔導、網易有道等等。面對教育在線化的趨勢,好未來和新東方表現出了不同的應對方式。

           從2019年暑期開始,學而思網校開始大手筆的廣告投放,巨幅宣傳海報、拼團優惠、打卡返學費百元課、49元包送文具的網校直播課…帶動學而思網校的收入以及正價長期課學生人次實現三位數的增長,對總營收的貢獻達到了24%。

          其二是學習中心建設。財報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2月29日,好未來擁有871家學習中心,包括648家培優中心,95家勵步摩比中心,128家一對一中心。

          值得注意的是,僅僅在2020財年第四個季度,好未來就建成了77個學習中心,2020全年新增195個學習中心,是其史上新增最多的年份。

          7.jpg.jpg

          在持續的營銷投入下,好未來的學生總人次增長明顯,2020財年平均每季度學生人次(長期正價課)同比增長55.2%。

          8.png.png

          不僅在營銷投入上激進,好未來對于投資也一樣熱衷。

          本次發布的財報中透露,好未來已達成一項最終協議,將進一步投資1040萬美元現金,以換取一家陷入困境的在線一對一英語補習服務提供商的控制股權,該提供商具有實質性遞延收益責任。

          在上述交易完成前,好未來擁有被投資單位的少數股權。種種猜測表明,這家在線一對一英語補習服務提供商為噠噠英語。

          自2013年至今,好未來對外投資已達到100多起,大多布局在素質教育、留學、社群以及科技等領域,包括學科網、順順留學、寶寶樹、勵步英語等。

          數量眾多的投資和收購對好未來的業績數據也造成了影響,反映在財報上,其他收入(費用)以及長期投資減值損失數額巨大,最新一季度,這兩項合計造成凈利潤減少750萬美元,2020年長期投資減值損失達到1.54億美元。

          9.jpg.jpg

          下季度,好未來向好,新東方向下?

          值得注意的是,好未來預計2021財年第一季度凈營收在8.754億美元至8.956億美元之間,同比增長30%至33%,意味著疫情對于好未來的影響已經在本季度釋放完畢,下一季度將重回正常增長軌道上。

          而新東方預計2020財年第四季度(2020年3月1日至2020年5月31日)總營收將在7.74億美元至8.062億美元之間,同比下降4%-8%。新東方透露,這是因為留學業務與國外疫情發展形勢密切相關,境外疫情形勢未明朗前,留學相關需求會相應縮減。

          而業績預期的兩極化,是否也與兩者業務在線化程度有關?疫情對教育在線化的加速毋庸置疑,也讓兩家巨頭對于在線教育擁抱方式的不同,有了更加有趣、有價值的探索視角。

          相比好未來在線化的決絕,新東方對在線教育的探索顯然更為緩和。

          首先,一直相對獨立發展的新東方在線,在3月公布2020年中期報告顯示,截至2019年11月30日止6個月,期內虧損8751.6萬元,同比由盈轉虧,大幅下滑342%。 

          2019年以來,新東方在線高管經歷了一場“大清洗”。

          2019年1月,新東方在線發公告稱,聯席總裁孫暢已不再擔任“行政總裁”,調任為非執行董事;該變動后,孫東旭成為新東方在線的唯一行政總裁。

          同年8月,新東方在線管理層及多個部門的負責人發生人事變動,包括上任不到一年的執行董事兼COO潘欣離職;英語學習事業部總經理張楓因個人原因離職等。 

          純在線業務的失利,讓俞敏洪更加愿意走“線上+線下”的模式,也就是最近多次提到的OMO——其中的代表就是東方優播。 

          10.png.png

          2019年9月,新東方在線完成收購東方優播,后者成為其全資子公司。

          2019年5月到11月,半年時間實現營收6100萬元,占新東方在線K12業務的43%。

          同時,付費人次增長186.2%,已經進入23個省份的128個城市,擴張速度超預期。于是管理層將東方優播全年新進入城市的目標,上調至80到100個。

          而在決定是否能盈利的關鍵——營銷費用上,東方優播明顯低于學而思網校。據芥末堆報道,學而思網校獲客成本為1300元,在線1對1教育公司(VIPKID、掌門1對1)獲客成本也分梯隊,從6000元到18000元不等。東方優播的獲客成本則可以低到200-300元。 

          在疫情的極端情況下,顯然更有利于線上化程度更多的一方,那么,在一切回歸常態之后,誰的路能走得更穩更長?讓我們拭目以待。


          本文經授權發布,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內容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億歐立場。如需轉載請聯系原作者。
          會議
          K12小班課在線1對1
          日本毛片的免费高清视频

              1. <tr id="tntjc"></tr>
                <th id="tntjc"></th>
                <big id="tntjc"></big>

              2. <strike id="tntjc"></str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