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
金融 作者:馬曉龍Amos 2020-08-24 13:58
[億歐導讀]

拉卡拉:“內在”積淀,推動著“外在”業績逆勢增長,保持行業領先地位。

拉卡拉

題圖來自“外部授權”

2020年第一季度,美國開始遭受疫情席卷,股市動蕩,隨后快速復蘇,Square在眾多科技股中表現搶眼,在3月18日觸及低點32.33美元后,逆勢上漲逾380%,截至美國時間8月21日收盤,股價報收155.1美元。作為一家市值近700億美元的支付公司,Square近幾年始終保持營收高速增長,在2019年實現43%的漲幅。

市值飆升的背后,是這家公司戰略升級的一次次突破。從提供信用卡讀卡器,到擴展更多收銀場景,再到提供一系列商戶服務,Square的戰略創新讓人印象深刻。在第三方支付領域,中國的拉卡拉因為在發展路徑、戰略選擇等方面高度相似,經常被拿來作對照參考。不少新聞報道都將拉卡拉稱為“中國版Square”,另外一些向國人介紹Square的報道又將其形容為“美國版拉卡拉”。

中美兩家頭部支付機構,在不同市場環境下為何會做出高度一致的戰略選擇?在國內市場中,拉卡拉又有哪些更值得期待的不同之處?

起家于中小微企業

Square成立于2009年,直擊美國小企業面臨的如何處理信用卡支付的痛點,切入小企業和個體商戶,推出一款信用卡讀卡器(Square Card Reader),并不斷推出更多的收款終端工具、相關企業SaaS服務以及金融增值服務,發展迅速。

Square于2015年11月19日在紐交所上市,2019年營業收入為47.14億美元,歸母凈利潤3.75億美元。受Cash App(主要來自訂閱和基于服務、比特幣方面的收入)的強勁增長推動,Square2020年第一季度業績令人振奮,實現營業收入13.81億美元,同比增長44%。

Square公司發展歷程

目前,Square已形成涵蓋軟件、硬件和金融服務的賣方生態系統;涵蓋資金轉移和儲存、支出和投資的Cash app生態系統。

回到國內,提起第三方移動支付,大家最熟知的莫過于支付寶和財付通(騰訊旗下支付平臺),兩家平臺合計壟斷了第三方支付94%的To C業務;但是To B的情況要好不少,獨立的第三方支付機構所占份額較為分散,沒有絕對的壟斷方,拉卡拉就是其中的“亂世梟雄”。

拉卡拉成立于2005年,從成立時間來看,比Square還早4年,是國內首批獲得央行頒發牌照的第三方支付企業和國內領先的金融科技企業,于2019年4月25日在深交所上市,成為A股第三方支付第一股。

拉卡拉發展歷程

年報顯示,2019年拉卡拉實現營業收入48.99億元,較2018年的56.79億元減少13.73%,主要由于拉卡拉調整了商戶和收入結構,其中商戶經營業務大漲120%;歸屬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8.06億元,同比增長34.5%。

從Square和拉卡拉的發展路徑上來看,二者的發展方向高度相似。 

發展初期,Square瞄準中小微商戶,提供價格低廉的產品——讀卡器、收銀機,迅速占領了中小微商戶收單市場。在擁有了相當規模的商戶基礎之后,Square開始以支付業務為基準,逐步拓展Capital(商家借貸)、Caviar(餐飲配送)、Cash(個人對個人支付)等更廣泛的增值業務,逐步構建起完善的用戶服務生態系統。

而拉卡拉則是從便民支付、收單服務起家。在1.0時代,拉卡拉構建了覆蓋全國的便民支付網絡,“讓便利店更加便利”;2.0時代,拉卡拉全面進入收單市場,通過推廣POS機開展銀行卡收單等服務,解決實體中小微企業經營過程中不能使用銀行卡的問題;3.0時代,拉卡拉切入智能支付終端,打造智能POS和云平臺,推出金融增值服務,在移動支付快速普及的情況下,進一步擴大商戶規模。

到2019年,拉卡拉戰略升級為4.0,精耕商戶經營業務,主動調整商戶和收入結構,以支付為切入,協同“支付、金融、電商、信息”四大科技業務板塊,為中小微商戶提供線上與線下全方位的服務,滿足其普遍的數字化轉型需求。

和Square類似,拉卡拉在通過為線下小微商戶解決刷卡收款問題之后,就開始向其他商戶服務業務擴展,開始在收款之外,為他們解決融資、線上開店、營銷管理等各類問題,形成了類似Square的商戶經營系統。

瞄準企業服務市場

在宣布進入戰略4.0階段后,為了能夠真正做到為中小微商戶經營賦能,拉卡拉在各個層面都進行了較大的升級迭代。

技術方面,拉卡拉基于自主云建設路線,持續對底層IDC能力和容量進行拓展升級,形成了IDC、專有云、公有云的混合云融合生態,通過數據標簽的持續建設結合AI深度學習逐步形成了DT驅動的大數據中臺,能為業務決策、風險管理、客戶服務提供快速精準的智能數據服務。可以說,正是得益于科技實力的支撐,才能夠讓拉卡拉在企業服務領域有了更多布局的資本。

在產品升級方面,拉卡拉迅速推出了“云小店”、“匯管店”等多款云戰略產品,通過支付+SaaS的方式為中小企業解決經營中的各種難題,助力商戶實現支付終端智能化升級,整合支付解決方案、ERP、會員管理等諸多系統,讓商戶經營更加輕松簡單。 

近期,拉卡拉還與華為合作,推出手機POS產品,商戶只需通過華為手機,就可完成商戶入網、支付對賬、資金結算、業務運營等收單核心服務,全面滿足商戶多元化收單需求。在硬件上的持續升級也為拉卡拉打開更多企業服務市場空間。

以上文提及的云小店為例,這套解決方案可以幫助商戶將線上與線下經營相結合,匯集了門店收銀、線上H5商城、小程序商城等眾多功能,并且可以快速進行財務、進銷存、會員、店員等管理,適合于各種不同場景。這家服務超過2200萬商戶的企業同時還考慮到不同行業特點,推出了諸如母嬰版、生鮮版、快消版等各類定制版本,將標準化模塊與定制化功能相結合,讓更多中小微商戶獲得數字化經營能力。 

拉卡拉戰略轉型取得的成效,迅速反映在了其業績表現上。2019年拉卡拉的商戶經營業務收入達到4.4億元,同比增長達到120%。從2020年半年報來看,克服疫情影響,拉卡拉的商戶經營收入仍然實現了逆勢增長,商戶經營業務實現營收3.2億元。戰略4.0的快速落地推進,為拉卡拉打開了新的成長天花板。

從市值差異看成長空間

截至2019年底,拉卡拉已形成“一核兩翼”的業務形態:以商戶支付為核心,以跨境業務和商戶經營業務(金融科技服務、電商科技服務、信息科技服務)為業績增長強勁“助推器”,2019年實現營業收入48.99億元。

拉卡拉的業務構成

截至2020年8月21日,拉卡拉的收盤價達到35.92元,較6月份最低點上漲9%,總市值287.4億元。 

綜上可見,Square和拉卡拉在發展路徑上異曲同工,雙方都是先從中小微商戶起家,逐步拓展至大客戶和各類增值服務,雙方主營業務和盈利模式上也諸多相似之處。

Square和拉卡拉多維度對標

不過,在市值和盈利能力上兩者差距明顯,拉卡拉早已實現穩定盈利(在2017-2019年間,凈利潤年復合增長率31%),而Square在2019年前一直在虧損,2019年首次扭虧為盈實現盈利,但目前Square市值卻接近拉卡拉的17倍,市場給Square的市凈率(PB)也是拉卡拉的近6倍之多,除去中美不同的資本市場環境因素,部分原因或將來自拉卡拉被市場低估。

自2018年至今,中國人民銀行相繼發布了一系列的規章制度,表明國家不斷強化對于移動支付領域的政策監管力度,特別針對移動支付、金融科技等熱點領域出臺了一系列監管強化政策。另一方面,國內競爭更為激烈。如上文所述,中國第三方支付To B端業務較為分散,整個第三方支付市場規模近200萬億元,即便拉卡拉在2018年國內收單業務交易金額位居第2名(第1是銀聯商務),已經達到3.94萬億元的年交易規模,但也不足整個第三方支付市場規模2%。

Square在2015年上市時,當年的營收只有82.3億元,2019年營收已經達到了334億元,2019年首次扭虧為盈,伴隨業績增長,近期Square市值已經接近700億美元,足以比肩美國大型銀行。相較于Square,拉卡拉上市時間較晚,有待資本市場的認可,目前市值徘徊在300億元左右。

2020年8月17日晚,拉卡拉公布2020年半年度業績報告,上半年實現營業收入25.06億元,同比增長0.38%,歸屬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4.36億元,同比增長18.99%。商戶支付服務繼續保持穩定增長,收單交易金額1.74萬億元,同比增長8.24%。

從拉卡拉的發展來看,其走對了“從支付切入”這條路,也踩準了企業服務賽道,并且還在不斷延展邊界,特別是科技能力持續增強。在第三方支付行業監管持續趨嚴,競爭加劇的背景下,拉卡拉通過“內在”積淀,推動著“外在”業績逆勢增長,保持行業領先地位。

本文來源于億歐,原創文章,作者:馬曉龍Amos。轉載或合作請點擊轉載說明,違規轉載法律必究。

第三方支付金融科技支付+智能支付銀行卡支付